杨易德全集官网
☯ “莫以易较高低,只以德服天下” ! 『 “习易先学厚德,做人先行载物;帮他先要自强,嗔起先灭不息”!』
文章1295浏览40190550本站已运行10115

☯ 【小雷故事】 我修道的九九八十一难  

    1. 缘起——抑郁症


故事得从初中说起,那个时候我本是个学霸,年级前十。初三莫名其妙得了抑郁症,去医院检查,说是已经重度抑郁症了,需要吃药。那个药吃了后,胸口闷的感觉能减轻一些,但是,只能持续几个小时。

然后妈妈索性带我去了西南那边最好的医院。做了很多检查,核磁共振、脑电地形图、电击疗法、心理测评,结论还是重度抑郁症。这个医院开了比之前更大量的药,病还是没好。直到一次又一次复诊,开了更多更多的药......

当时我不懂,以为吃药是可以治好的。

直到中考那天,我莫名其妙地发烧了,考试没考好,成为了有史以来最差的一次。

但是因为底子在嘛,还是考进了省最好的几所高中之一,而且是最好的班级。

上了高中,因为抑郁症,还是头疼,学习跟不上,就休学了一年,想着把病治好了再上学。

休学手续办好了,爸妈为了给我治病,托贵阳的亲戚,找了贵州省最好医院的最好心理精神科专家。

后来我在亲戚家住了一个月,天天去医院,我还挺喜欢和那个专家聊天的,我记得那个专家跟我说过一句话,那是我第一次听到这句话“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我跟她说,我虽然不一定是天才,但一定不是疯子,只是她不理解我所说的一些东西而已。因为那个时候我有经常被鬼压身这些。

治了一个月,后来换了一种药,给我开的那个药每天只允许我吃半颗,吃完就觉得困,晕晕的,睡觉第二天起床都还晕,副作用非常大。

直到那个时候我才发现,原来这个病根本治不好,就回家了。

那个时候,我觉得人生没有希望了,前途一片黑暗,看不到一点光亮,就想自杀。

 

2.梦中的佛,现实的僧


也恰恰就是那几天,有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一尊佛在菩提树下,我是一个出家人的样子,双手朝着佛合十礼拜,醒来,梦很清晰。

感觉有点奇怪,因为我从来没有了解过佛法的内容,那段时间也没接触佛教,怎么会做这个梦,所以没放在心上。

第二天,又做了一个梦,又梦见一尊佛,我还是朝着佛合十礼拜,醒来梦很清晰,觉得更奇怪,但依旧没放在心上。

第三天,又做了一个梦,再次梦见了一尊佛,这次不一样的是,那尊佛很高大,大概三四层楼那么高,扛着一根很大的木头,走在我前面,我们走在一个悬崖旁的小路上,悬崖的旁边是天崩地裂的景象,世界末日一般,梦里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只有跟着佛才能得救,才能离开这世界末日般的地方。

我往身后一看,原来后面还跟着好多好多的人,绵延的小路看不到尽头的那么多人。然后,梦醒了,天也亮了,梦境非常清晰。

我非常诧异,准备去思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没来得及思考的时候,我家的门响了,就打断了我的思考。就几乎是我醒来不到十秒的时间,门就响了,打断思考后,就忘了做的这个梦,再也没想起来,直到后来有一天才想起。

我去开门,是表哥找我爬山锻炼身体,那是我第一次爬那座山,爬到半山腰,有一座庙。

表哥带我进去休息,庙里有一位出家师父,一张桌子上放着一个视频播放机,我好奇,走近一看,放的是一位高僧讲经说法的视频。因为好奇,就坐在那里看了会儿,不看还好,一看,颠覆了我从前对佛法的认知,原来佛法这么有哲理。

后来,每天早上我都自己一个人爬山锻炼身体,然后进寺庙里看讲经说法的视频,就这样不知道持续了多少天,后来我也会看寺庙里佛法的经书,善书。

有一天,我突然发现,佛法好像可以救我,我就去问庙里师父,能不能学佛,他说能。就那一瞬间,我突然想起了之前连续三天做的梦,感觉,这是佛在冥冥之中指引我。

学了不到一个月吧,就把药给断了,不吃药也没那么难受了。直到现在,抑郁症几乎是完全好了,而且,感觉不太可能再得抑郁症,就像有了抗体一样。

虽然学佛后抑郁症基本好了,但是头疼一直没解决,这就要说到我为何入道门的因缘了,也是说来有点话长。

 

3.仙家显神通,差点要命


当初学佛的时候,通过佛门的一些超渡方法,确实改善了挺多,但是,有一个灵体,一直超渡不走,而且感觉很不一样。这件事就要说到,曾经初三时,爸妈去找仙家的事了。

那时候爸妈一共找过两个仙家,第一次去找仙家的时候,那次我也去了。到了那,那个神婆看到我就夸,一些准备工作做好后,她开始请神了估计是。

我记得她当时念了三个名字,应该是请了三个仙家,然后说,晚上会去看我,还给我治病,我半信半疑。

当天晚上,半梦半醒间,果真有三个人来到了我的床头,仙风道骨的,看着也不像坏人。其中一个人,用一根木棍或像拂尘的东西,在我手臂上挑了一下,从手臂上挑的那个洞里,一下就射出一道很亮的金光,然后他们三个哈哈大笑,笑声很爽朗。

过了会儿,梦里他们开始给我治病,然后我的左鼻孔一下就通畅了,不像之前我鼻子不太通,有点堵塞。

第二天一早,吃早餐的时候,我妈说她昨晚做了个梦,梦见有个人跟她说,‘帮你把你儿子的鼻子治好了’。我觉得很神奇,赶紧问妈妈,他有没有说治好了几个鼻孔,我就左鼻孔通畅了,右鼻孔还没通。妈妈说,那人没说。

但是,我主要想治的是抑郁症,那个仙家并没有治好我,后来我才明白,其实他们治不好的。

后来,爸妈又去找了另一个仙家,这次就把我给害惨了,仙家这种,里面水很深的。这次爸妈没有事先告诉我,他们自己去的。

当天中午,我在睡午觉,突然一下,我感觉自己的灵魂,在被从头顶往外抽,那是我第一次这么真切的感受到灵魂的存在,我想使劲拉,好像拉不住,很害怕。

直到爸妈回来,我就跟他们说了这件事,感觉自己的灵魂好像在被往外抽。没想到爸妈还挺淡定的,甚至还有点高兴。

他们说,那个时候是在找仙家给我做法,还说那个仙家夸我如何如何好,晚上会来看我。

晚上,半梦半醒间,果然有一个人来了,那是一个老头,他一来,就把我的头弄的特别特别疼,脑子里的神经像要断掉那么疼,真的是太疼了。弄了我好长时间,然后那个老头一直在笑。

第二天醒来,我赶紧跟妈妈说,这真的是来给我治病的吗?昨晚把我弄得那真是叫一个疼啊,从来没这么疼过。我当时很害怕,然后妈妈也没说什么。就这样,后来好几次,又经历这种脑神经像要断掉这么疼的情况并伴随鬼压身。

后来不是学佛了吗,超渡我原来本身欠的冤亲债主,抑郁好了很多,有几次想自杀,最后没自杀成,活了过来,后来慢慢的就越来越好了。

但是,总感觉有个灵体不太一样,超渡挺长时间,就是好不了。尤其是长期头疼,脑子像被弄坏了一样,再也没有好过,并且三天两头鬼压床。

 

4.道缘初现,师父救命


法扇

机缘巧合下,终于认识了我现在的师父。一开始是我看他那些文章,觉得挺有道理的,也挺有水平,然后加了师父微信。看他朋友圈,又问他问题,过了挺久吧,才第一次找师父做法。

幸运的是,师父做法很有效果,我的头疼通过一次远程做法当场就好了。包括之后过了半年吧,一次都也没有疼过了。那时候我和师父还没有见过面,也没有正式成为师徒。师父告诉我,这次做的法事是“退除仙家附体”。

奇怪的是,在我康复后,我又继续回去学我原来的佛了,半年后又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头又慢慢开始疼了。

我就又来找师父,这次师父做的是超渡。师父从我做超渡的过程中,发现我这个问题不简单,有可能是遇到一些非普通的灵,目标是夺舍这种,好像想占有或者控制我的肉身,这并不是靠超渡能解决的,因为这不一定是自己欠下的债,更像是一种“类似唐僧肉般被各方势力觊觎”,几乎只有修道提高自己的能力,然后长期博弈,才能保护好自己,乃至彻底解决。

然后当时,我挺纠结,毕竟学了这么多年的佛不好割舍。

后来,我就在想,我这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才想起来,当年爸妈给我找的仙家。我就说嘛,当时把我搞得那么疼,难道这事儿就过去了?果然没这么简单,可能是那些仙家一直缠着我呢。

师父也说过,佛教比较柔和,只用渡化的方式,这对一些善良的灵体也许有用,但是对一些本质不良的“豺狼虎豹”类型,如果全靠劝,是不可能走的。

但是道教的处理方式为何更加有效,是因为比较偏向先礼后兵,好比当你遇‘食肉动物’时,只得用它听得懂的‘棍棒语言’,才能真正解决问题。

正所谓以妥协求和平则和平亡,以斗争求和平则和平存。单靠经文是劝不走饿着肚子的老虎的。

 

5.求道遇阻,危机突发


后来我经过很长一段时间深思熟虑后,越来越觉得师父说得有道理,最终决定拜师修道。

是的,我要入道修道学道法,保命护身,这个决定的最终作出,就在大三上的期末。

只是,拜师的过程却并没有想象中顺利,可谓非常曲折。

那次放假后,师父和我商量好拜师的时间。一段奇怪的事情在我身上发生了,就像电影一样,说出来一般人都不敢相信。

就在拜师前一天,我去奶奶家看望爷爷奶奶,想和她们做个道别,因为还没到开学时间嘛,就跟爷爷奶奶说,我要去湖北拜个师父,彻底治好我的头疼。

一开始,爷爷奶奶都挺理解,说不上支持起码不反对嘛。那天到了下午,吃了饭后,爷爷亲自送我去坐公交车,准备出发。

当车开了一半,怪事发生了。就在半路上,奶奶突然急匆匆地给我打电话,特别着急的语气问我到哪了,我说车开了一半的路程。奶奶说,你赶紧下车。我问怎么了。奶奶说,有重要的事,反正就是赶紧下车。听奶奶的语气很着急,我出于担心,就下车了。

然后赶紧给奶奶回电话过去,我说奶奶我下车了,到底怎么了?奶奶说,你赶紧回来。我说这会儿没有车了,怎么回来?奶奶说走路也得走回来。

我很担心,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是走了半个小时走回去。到奶奶家,爷爷站在门口,拉我进房间里。

爷爷说,把我送上公交车回去的时候,看见奶奶在家里面色苍白躺在沙发上,像死了一样。还好,你奶奶没啥事,可能是不想你走,要不就待几天再走吧。

我说再待几天是可以的,不过我得先跟未来的师父打个电话说明情况。然后就给师父打电话,说能不能再过几天拜师,我奶奶希望我再陪她几天。

师父说,‘这很有可能是跟你有关的灵体弄的,像在阻碍你拜师修道,这种场面我见识得蛮多,所以比较有经验’。接着师父给我举了几件过去发生在不同人身上的道障道碍故事,以及如何克服这些的不同人身上发生的案例。

但当时的我还是有点懵,完全不懂师父说的什么意思。我说,我先去看看奶奶是什么情况吧,一会儿再给师父打过去。

到了客厅,奶奶见到我,说“你总算是回来了,你爷爷送你到公交站那会儿,我去门口坐着晒晒太阳,突然觉得胸口一闷,就有点晕,然后迷迷糊糊看见有两个人搀扶着我进屋里躺在沙发上,其中一个长得很高大的老头扇了我一巴掌,我就清醒一点了,那个老头说‘那条路去不得!’。然后我马上就想到了孙子你,说的应该就是你这条路去不得,然后就立马清醒了,才赶紧给你打电话叫你回来。你知道那是谁不,那是龙王菩萨来救你!”。

爷爷奶奶以前捐土地捐钱修过一座龙王庙,所以她以为那是龙王菩萨来提醒她了。

奶奶一说完,我立马就懂师父说的什么意思了,那就是以前爸妈找的仙家,来阻碍我,就是那个老头,搞我脑袋,让我头疼的那个老头。

我跟奶奶说“那不是什么龙王菩萨,那是爸妈当年找的仙家,一直在搞我,想害我呢,这次我要去拜师,对他不利,所以来阻碍。”

奶奶不听,她不信。她说“我这么大年纪,难道还没你懂?那就是龙王菩萨来救你了呀,你千万去不得,去了不知道你会出啥事!”。

但我还是劝奶奶,表示一定要去拜师。然后奶奶就很着急了,她都急哭了。真的,奶奶哭了,流眼泪了。

我就抱着奶奶安慰她,我说“奶奶,我相信你说的有两个人搀扶着你进屋,以及一个老头提醒,这些都是真的。但是,这真的不是龙王菩萨,这是来害我的,拜师我还是要去的”。

于是奶奶就以死相逼了。说“要么你今天走,要么明天来给我收尸!”。

我平生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大威胁呢,没想到竟是自己的奶奶给的。没办法,太为难了,只好给师父打电话。

我说“师父,奶奶对我以死相逼了,不让我来拜师,这可怎么办,要不就推迟几天吧”。

师父说“真要这样的话,缓一缓再来吧。但是我提醒你一下,此事蹊跷,根据过去的经验,可能是有灵体想阻碍你拜师修道。因为它们的目标是你的身体,如果你修道了就能好,就损害了它们的利益。这次如果你被它们阻碍成功的话,下次你来只会被阻碍得更厉害,因为它们知道了你是一个会妥协的人。你先等一等,想想看,有没有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

然后我懂了,真的非常为难啊。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这么为难过。最后,我看奶奶已经没事了,还是想着突破障碍出发,如果再不走我就要错过最后一班公交车了,恐怕以后就真的走不了了。

然后,我狠下心一咬牙,转身就走了,留下奶奶在身后泪眼婆娑。

因为师父也跟我说了,灵体不会真的伤害奶奶,甚至害出人命的,它们不敢这么做。我也是出于相信师父,哪怕奶奶以死相逼,我相信奶奶不会真的死的,所以才咬牙走了。

回到自己家,我担心灵体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就想好了对策。因为爸妈还没回家,我背起书包,拿上电脑就走了,准备在外面住一晚,然后坐私家车走。那天我其实已经定好了客车票了,但是客车的发车时间地点都是固定的,我很容易被爸妈截下来,想想,要是奶奶给爸妈打电话,也以死相逼又不让我走的话,我还走得了吗。

那天晚上,爸妈挺担心我,奶奶也担心,我也很忐忑。

后来奶奶又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不逼我了,她已经想通了,只要我注意安全,不走错路就行。我听奶奶那个语气,确实缓和很多了,但我跟奶奶说,没事的,我先不走。一会儿我再回去,跟爸妈说清楚这件事,叫他们安心后再走。

所以我又一次本来准备出发,却又一次回家了,这次回到的是自己住的家。回去时我看到爸妈,幺舅都在,就先把前因后果跟他们陈述了一遍。他们肯定是有很多疑虑的,首先奶奶的那些行为,然后灵体这些,他们本来就半信半疑,再加上师父家那么远,万一是传销怎么办。于是就这些问题,我和他们争论了几个小时。

那天我真是慷慨激昂,跟他们罗列种种他们的怀疑不大可能的理由,以一对三,和他们辩论。

我说,你们要说是传销,传销起码要骗钱吧,我又没钱,我有的就是这个已经坏得差不多了的身体,如果是坏人,看上我啥了?我首先就否定了他们怀疑的传销这种可能性。

其次,通过师父给我做的这么几次法,确确实实有效果,既然有效果,那么说明我师父就是干道士这一行的,干那些乱七八糟勾当人不可能会法门,更不可能会这种救人的法门。如果你要说真会,那会的也只可能是邪法,修正法的人不可能会做坏事。

再加上师父给我说的那些话,总是有种正能量,还经常让人有醍醐灌顶的感觉。包括从一开始就知道是灵体阻碍,我都没想到的,然后到了客厅,通过奶奶那一番话,又证实了师父说的是对的。

种种罗列下来,不可能是骗子,真要是骗子,我之前做法的时候就被骗了,但是,效果是实实在在的呀。真要干什么坏事的话,又何必以修道的名义,有几个人愿意修道?这不是把自己的渠道给放窄了吗?为什么一定要去专坑想修道的人?你说要是以其他的什么利益,比如金钱,那不是可以诱惑更多的人吗,为什么非要寻找有信仰,而且还偏偏是信道教,还愿意拜师修道的人,这不是自断财路么,范围太小了,“生意”也不好做呀。

所以罗列种种,我的判断是,不可能是骗子,就是真实的修道,正儿八经的正法,救人的。

虽然经过一番四个多小时的辩论,爸妈他们还是有所担心疑虑,想让我再等几天,我爸说等工作上抽得出时间了一起去。

但是我当时可能是因为计划和期待已久了的,非常着急,心意已决,第二天一定要走。

 

6.道阻且长,风波再起


第二天,爸爸拗不过我,还是亲自送我到了车站。我以为万事大吉了,结果还没完。接着奇怪的另外一件事儿又发生了。

正在车站准备快要出发的时候,突然幺舅给爸爸打电话过来,说昨晚他想起一个朋友曾经也是遇到我这样相同的问题,头疼很多年医院一直治不好,后来拜了个道教的师父后才治好的,要不让我别去湖北了,改去跟之前那个师傅学,这起码是认识的人,知根知底还离得近,比较安全。

说完后,幺舅准备让那个人给我打电话先交流一下,我其实是不愿意接电话的,因为我有自己的判断力,知道像师父这种修为水平的和人品的人很少的,如果不珍惜,这辈子估计很难再遇到的,而且还是正法。而幺舅那边认识的那个师傅,估计水平不会高到哪里去,所以不想浪费时间。

但是,为了打消爸爸他们的顾虑,让他们死心,也为了试探对方的水平,我还是接了幺舅介绍的那个师傅电话。我随便问了他几个问题,知道了水平果然一般,而且压根不是正统道门,跟我说什么胡黄常蟒,明显就是出马仙儿。

谢过好意,匆匆挂了电话。但那位师傅他还不死心,过了一会儿,又给我打电话过来,说有什么感应,所以得再给我打电话。

其实是来考我了,问我好些个问题,比如问我“祖天师有没有化身,有几个化身”,我回答“化身那当然是有无数”。诸如此类的问题,他对我的回答似乎都挺满意,从一开始的以为我是个小白,变得对我有些敬意了,通了二十多分钟电话,他觉得挺开心,不纠缠我拜师的事了,还想邀请我以后去他家做客看他的书呢。

终于摆脱了那位,克服了种种困难和阻碍,这才最终启程,去到了真正的师父家。

 

7.拜师成功,柳暗花明


真不容易呀,我这一个小小的凡人,却要像唐僧取经一样,走一步有一难。但是皇天不负有心,来到师父家的那一刻,终于泪眼朦胧。

当见到师父的那一刻,感觉到了什么叫做亲切,一切就像冥冥的缘分安排,更像久别重逢的故人。此刻所有的磨难像要烟消云散,让我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是的,这是人间最美妙的缘分,我应该珍惜。当天晚上,我就行了拜师礼,师父给了我一套门内不外传的教材,令旗,法印。并说:“恭喜你入道,祝修真有份,近道无魔”。

当时的我,别提有多高兴了,人生如释重负,仿佛完成了一件背负很久的任务一般。这么说吧,如果说人生最大有三喜:“他乡遇故知,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这三喜就算加起来,也比不上我当时入道之喜。

后来,第二天就开始上课了。那天正是我的生日,师父还专门去镇里给我买了一个生日蛋糕,师父和师兄们都给我送上了生日祝福。那也是我这辈子吃过最大的,也是最甜的生日蛋糕。大在眼里,甜在心里。

当然吃住都在师父家,每天吃师父家自己种的农家菜,非常丰盛。

为了让我的身体早日康复,师父第一天就传授了我一种法事,让我和师兄们互相练习实习。复发的头疼也是在那次实习彻底好了,直到今天都再也没有复发过。

而在师父家里的这段时间里。曾经三天两头的鬼压床,同样再也没有出现过。

直到现在,我各方面一直都挺好。还有一年就要大学毕业了,毕业后我将正常找工作,边工作边修道。至于修佛,我已经彻底没有再进行了,并不是因为修佛没有治好我。更重要的是,修好一样就很不容易了,我没有更多精力搞所谓“双修”。

对了,在第一次学习里,我学习了很多道统道识,也明白了很多颠覆性的阴阳道理,明白很多阴阳事的规则,远非外界流传的那个样子。

师父后来还教我学习了八字排盘,排百煞,外加十八个济世利人的法门。师父看了我的八字,说这是满盘墙外桃花又带合的,要注意情劫,“桃花一劫败三年”。好在本门不像全真非得出家,而是讲究道法自然,在红尘中修行,在生活中炼化,可以正常娶妻生子,没有那么多的清规戒律。但还是要注意的,绝不能脚踏两条船。

将来的我,除了工作,当然也要娶妻生子的。师父说这些不仅仅和修道不矛盾,更是助力修行的必修课。再加上,毕竟命中那么多桃花哈,老实说,曾经被缠得严重的时候,还搞过“人鬼情未了”,就是所谓“阴桃花”,长得挺漂亮一姑娘,三天两头梦里来对我作亲密动作。这是很多年的旧疾了。

后来师父说,不要相信它们的迷惑和幻化,那些被刻意搞出来的梦,往往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对于这类梦,要从心灵上先否定它,意志才能渐渐走出来,不要以假作真,否则容易被控制,甚至被盗泄精气,损伤身体,长期下去更容易走火入魔。

后来,通过学习和熏陶我才明白了,永远不要相信梦,越灵的梦越不要信,这样才能不被一些不可控力牵着鼻子走。倘若遇到一些玄学类的事,首先要从阴阳理上去辨析和判断,而不能迷恋所谓的“神通”显像,否则就是在悬崖的边缘,随时可能摔下。

师父告诉我,从今以后要放下所有梦幻境界,无论它们怎么托梦,一概不要信。要转修真实,回归现实,才能把一身毛病都修好。

也是从那时起,我按照师父所教去修道,身体也一天比一天好起来。

直到今天,回首往事,我还觉得蛮庆幸的。一个正确的决定,将对人生产生多么大的影响。

当然了,对于这些。古先贤圣人早就看穿说尽了。

所以结尾我要用《道德经》的话来对我的遭遇作个总结:“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芸芸众生,万物生灵,谁又不是天地所化育呢。一切缘起缘灭,岂又能脱离道的运行?

我决定了,道,是我此生最高的信仰。它不是任何信仰所能超越的,因为它超越了信仰。它绵绵不绝,若亡若存,入水不溺,入火不焚,清净自然,抱朴而生.....

然也!清净无为抑郁尽,从今往后我修真!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版权声明:本文为杨易德原创作品,于11个月前,首次在杨易德全集官网发表,共 8213个字。未经授权严禁复制转载,但欢迎分享文章链接。
  • 转载请注明:☯ 【小雷故事】 我修道的九九八十一难   - 杨易德全集官网 +复制链接
  • 作者介绍:杨易德道长,1989年生于湖北黄冈,为攀越易道高峰,日攻夜读;于大量实战下参悟易道。又在寻访民间高人十几年间,吸纳了百家所长,致精通多门术数,并有大量的独家心得公开著文分享,达千余篇。入道后,主修道法符箓,获得了完整的独门道法传承,并已成功为大量善信治病禳灾。现遵从师训,以济度阴阳为宗旨;行道法,攻五术,以术悟道,籍术弘道。
  • 关注方式:添加杨易德私人QQ/微信号:812463543 (注:非公众号,仅限于关注动态,请勿聊天打扰);可随时关注朋友圈更多最新动态,感受每日参玄悟道。也欢迎加入杨易德官方读者QQ第五群:543715865
  • 提醒:百度:杨易德全集官网,你可随时找到这里。

相关推荐

网友留言

  1. 翡翠回复
    2023/10/06 09:45:16

    喜欢这个故事,这让我想起我自己的故事。

    20岁之前,我一直过得平安顺遂,20岁那年,鼻炎、继而诱发哮喘,白天到医院打针,晚上12点准时发作,持续一段时间。
    记得有个深夜,打针回家途中车辆突然死火,车辆在农村黑暗的车道抛锚,当时我妈神神叨叨: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过了一会,车又能启动了。

    没多久,我妈去了问神婆,回来告诉我,下面有两个兄妹跟着我,一个是我“哥哥”,在我妈肚子里1-2个月时意外小产;第二个是妹妹,6-7月时莫明胎死腹中。80年代的农村,没有什么产检,估计是暑天在田里劳作,闷死了。神婆说,他们一男一女,没穿衣服,过得不好。大概意思是他们在下面过得不好,也不能让我好。

    当时的我对于此事听听就算,没放在心上。后来到省大医院看西医,找到预防哮喘药,每天都要喷,算是控制的病情,能正常工作生活,但鼻炎一直没好。

    5年后,我结婚了,婚后一年没怀上孩子,婆婆自己去了问神婆,回来后才告诉我,说我妈以前流掉了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同样光溜溜着身子,没穿衣服。婆婆也花了钱做了法事,说没什么问题,下半年就能怀上。

    我不知道我妈找的神婆与我家婆找的神婆是否同一人,但他们说的内容都一样,两者之间相隔了6-7年,而且我确定,他们彼此不知道此事,都是事后家婆告诉我,我告诉我妈。

    本来以为我出嫁后,可以摆脱”他们“,结果还是跟来了。奇妙的是,当年9月,我怀上孩子了。

    这事让我不得不重新思考,是否真的”有鬼“?而且他们一直在影响我?

    前几年,出现耳鸣,听力下降,在医院做了手术、吃了不少药,毫无效果,最后医生被我问烦了,直接露出耳朵。他作为一名耳鼻喉耳的主治医师,戴着听力器。意思是我长年累月鼻窦炎,时间久了会影响听力,让我别想太多,确实不行就戴助听器。

    就这样,40开头的我戴着助听器,有点不甘心,但也无可耐何。

    我家六兄妹,我是老大,有时在想,为什么别的姐妹平安无事,只有我多灾多难,难道跟我的生晨八字有关?我出生日期:19XX年农历X月X日X时生,有时想,如果提前一天、即X月初X生,会不会成仙,见笑了,哈哈哈!

    • 杨 易德回复
      2023/10/15 16:43:32

      @翡翠 不要轻易将你的八字透漏在网上,这样对你不好。我帮你修改隐藏过了。

添加新评论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