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易德全集官网
☯ “莫以易较高低,只以德服天下” ! 『 “习易先学厚德,做人先行载物;帮他先要自强,嗔起先灭不息”!』
文章1275浏览23035606本站已运行7521

美女天生就是“克夫”的

美女天生就是“克夫”的

昨晚提到了普希金的妻子娜塔丽娅,娜塔丽娅是彼得堡第一美女。他的丈夫是如何死的?决斗而死。这不禁让我们替诗人普基金感到惋惜。而从古至今,我们都常听到“克夫”一说,到底什么是克夫呢?

其实,真正的克夫,更多的不是自己去克自己的丈夫;而是借助了他人,借助了更多的力量。比如普希金一生中无数次的决斗,每次都并非是妻子直接的力量作用。但是这些外在力量的根源,却还是在于“妻子的美”。

所以美女天生就是“克夫”的。这是我的新感触。

但是,单纯的“美”却又无法与“克夫”等同。美女要懂得保护自己,保护自己就是保护自己的丈夫。所以自己与丈夫是否会受伤,在于自己的曝光度与放出信号的程度。

一个美女整天告诉自己丈夫之外的男人“可以来追求我或者与我结交,以满足你的寂寞”,这样的美女就是克夫的。而倘若一个美女告诉自己丈夫之外的男人:“你们不用来追求我,没有半点机会,你我早点远离的好,以免伤及彼此”。这样的美女则是“旺夫”的——她保护了自己和丈夫,可谓一种“旺”。

普希金的妻子娜塔丽娅绝对是美女,也不知有多少男人为之倾倒,同时也遭到贵族小姐太太们的极大嫉妒。但是罪并不在美。她的涉世不深、天真单纯,都给她带来了巨大的后遗症。她并不知道她的一切外交不慎,都会给自己的丈夫带来险恶的处境,仍快快活活地参加各种社交活动。。。但这,与他丈夫的死,却有了间接的关联。在这其中,“她的美”,是其丈夫死亡的最大原因。但并不是她美丈夫就得死。

沙皇尼古拉一世对她垂涎三尺,法国军官丹特士狂热追求她。。。。这都是因为她的美。

一个美女的丈夫,肯定要承受无数其他男人与自己竞争。如何竞争过?以及竞争过后能否安稳?这取决于女人放出的信号。

所以,真正克夫的女人,并不是美女。在这结尾故还要否定这个标题。因为“美女如何放出信号”,一个人的能量传输如何,才是是否“克夫”的关键。

以上这个思路,给我们带来了众多通过看八字女人是让自己丈夫更旺还是更多磨难的新的突破点。而看一个男人是否会旺自己的女人同理。我们只要做的是:必须考虑一个八字命理与常理的相结合,最终就能判定一切结果了。

 

附:普希金为妻决斗而亡的故事

美女天生就是“克夫”的2

1836 年冬天,诗人普希金心情极端苦闷,他同时收到几封内容完全一样的匿名信。

这些匿名信,满篇是对普希金的诽谤和侮辱。

在此之前,俄国彼得堡的上流社会,突然传开一些流言蜚语。说一个有着男爵身份的法国侨民丹特士,正在拚命追求普希金的妻子娜塔丽亚·尼古拉耶夫娜·普希金娜,而且两人似乎有了某种暧昧关系。

丹特士是彼得堡近卫重骑兵团的军官,他虽然是法国侨民,却充当了驻彼得堡的荷兰大使盖克仑的干儿子。

而盖克仑男爵曾受到过普希金的冷淡和蔑视,本来就对诗人心怀不满。

但他把这种情绪隐藏在心里,处处想办法暗地里伤害普希金。匿名信事件一发生,盖克仑就一面当众作出和解姿态,一面暗中加深而人之间的成见和矛盾。这样一来,普希金和丹特士的公开冲突就不可避免了。

第一次决斗由于诗人的朋友们的调节劝告,于1836 年底,丹特士和普希金的妻姐冈察洛娃的正式结婚而得以避免。但是宿怨难解。

随着两人关系的进一步恶化,彼得堡社交界分成互相对立的两派。而那些反对普希金的人,又竭力要两人碰在一起,并故意举行各种舞会宴会,想让普希金的妻子意想不到地突然遇上丹特士,以给普希金带来难堪。

然而这时的普希金,不想忍让,也绝不后退,他要按照自己的意志来解决矛盾,摆脱困境。经过一段时间的克制,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激愤情绪,终于不顾后果地向盖克仑男爵写去了一封口气强硬的挑战信。

在信中,普希金用尖锐激烈的措词,对盖克仑痛斥一番。正是这封信,导致了诗人去进行那危及生命的第二次决斗。

那天饭后,普希金午睡了一会儿,然后起身将自己的文件手稿略略清理一番。4 点钟不到,他就一个人出门了。

双套雪橇驶到警备司令别墅附近时,远远望见一辆雪撬从另一条路向这边驶来。雪橇渐渐驶近,上面坐着丹特士和他的决斗副手达希亚克。

这一天,尽管天气晴朗,但气温却只有零下15 度左右。郊外的风很大,阵阵寒风卷起地上的雪花扑来,更加砭人肌骨。普希金裹着他随身带来的熊皮大衣,冒着寒风伫立在雪地上,眼睛里挂着一丝忧伤。他看着丹扎斯和达希亚克在那商量着,要去寻找一个合适的决斗地点。

普希金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这一切,神情仍然像在路上那样镇静,始终默默无言,仿佛是看着他们在寻找一个郊外野餐地点。

丹扎斯和达希亚克用脚步量定距离,再用各自的大衣标出射击界线,然后开始往手枪里装弹药。

“喂,到底好了没有?”普希金急躁起来,再次大声催促说。

“好了,好了,马上就开始。”一切准备就绪,两个副手把普希金和丹特士带到各自的位置上,将装了弹药的手枪递给他们。副手丹扎斯退到一边,将手中的帽子挥了挥。

这是事先约定的决斗开始的信号。

站在两边的普希金和丹特士,见信号发出,就开始往前走。普希金首先走到射击界线,他停下来,屏住呼吸,举枪瞄准……

连他自己也感到奇怪的是,这渴望已久的时刻终于到了,他却一点也不觉得激动。浑身的血液并没有加速奔涌,心脏也没有急剧跳动,相反,他觉得微微有些窒息感。透过手枪的准星,普希金瞧见丹特士那闪露着凶光的绿色眼睛,以及那张略带惊恐的、苍白的脸上的肌肉在颤抖。

“我这就开枪打死他吗?可他到底是一个生灵,一个人啊……”普希金稍一犹豫,拿枪的手禁不住抖动了一下。这时,枪响了——人们看见普希金身子摇晃了一下,扑倒在雪地里。他的那支没开过火的崭新的手枪丢在一边,鲜红的血从伤口里冒出来,浸染着雪地。

原来,狡猾的丹特士采取了先发制人的举动,他离射击界线还差一步时就抢先开了枪。

“我觉得我的股骨被打碎了!”普希金倒下去的时候,丹特士听见他这样喊了一句。两名融手立即向受伤的普希金奔过去。丹特士也想跑过来,普希金愤怒起来,对他大声喊道:"别动!我还有力气开枪呢!”普希金按事先约定的决斗规则,制止了丹特士想移动位置的企图。丹特士只好停下来。回到原来的位置上。普希金挣扎着,相当吃力地用左手稍稍撑起身子,右手接过副手丹扎斯递过来的另一支手枪,对着丹特士举枪瞄准。

丹特士无可奈何地站在原地,用右手护住自己的胸膛,等待普希金射击。

身受重伤的普希金一手撑地,一手持枪,显得力不从心。不过,他手中那支枪终于响了,丹特士应声倒地。

“丹特士先生,你伤在那里”?侧卧在雪地上的普希金向对方大声问道。

“我想……”丹特士回答说,“是伤在胸部。”“太棒了!”普希金高兴得把手枪扔到一边,像孩子似的大声喊叫起来。

其实,诚实的普希金再次被丹特士欺骗了。丹特士在站着等诗人射击时,有意将身子侧着站,并暗中用手掌护住胸口。普希金这一枪,子弹只是从丹特士胸前擦过,打在手上,并没伤在要害。而普希金的伤却在身体的致命部位,子弹打碎了他骨盆处的股骨,并留在腹腔里,这是有生命危险的重伤。

副手丹扎斯叫来车夫,几个人小心翼翼地将受伤的普希金扶上雪橇。丹扎斯特别吩咐车夫将雪橇赶得慢点,他自己则在旁边步行。丹特士乘雪橇跟在后面。一路上,伤口的剧痛折磨着普希金。此时,诗人开始感到死神的影子在向自己逼近,但他依然神色镇定,心地坦然。因为,他毕竟是按自己设计的方式去进行了决斗。

马车将普希金送到住所伏尔康斯基大楼。

丹扎斯首先走进屋子,那时,诗人的妻子普希金娜也刚回家不久。丹扎斯尽可能平静地对她说,普希金刚才和丹特士进行了决斗,受了点伤,但伤势不重。

“啊,我的天!……”普希金娜的脸色立刻变了,惊慌失措地奔向前厅。

仆人们正七手八脚地将普希金抬进楼来。普希金趁妻子这会儿不在身边的机会,向医生阿连德询问自己的伤情。他要求医生说实话,并表示不管什么样的回答他都不害怕,只是自己必须知道点大致情况,以便作些安排。

“既然是这样,”阿连德沉思一阵后,神色严肃他说,“那么,我得告诉您,您的伤很危险。要治好您,我几乎不抱什么希望……”普希金听罢,脸色仍然很平静。他感谢了医生的坦率,又请求别将这些话告诉他妻子。

天色渐渐发暗,彼得堡夜幕降临了,整个伏尔康斯基大楼被一种沉重阴郁的气氛笼罩着。诗人躺在沙发上,他那略带忧伤的目光注视着窗外渐渐浓重的夜色。他把丹扎斯叫到身边来。

“我要把我的债务口授给你,请你记下来吧,亲爱的丹扎斯。”普希金在开始安排后事了。丹扎斯强忍着悲痛,默默拿着笔和纸,一笔笔记下那些债务。这些债务既没有期票,也没有借据。

晚上,普希金伤势恶化,剧烈的疼痛使他痛苦难忍。有一阵,他甚至想开枪自杀。趁屋子里没其他人时,他叫一个仆人把写字台的一个抽屉给他抽下端过来。普希金取出里面的一支手枪,悄悄藏在被子下面。然而,这个仆人出来时将情况告诉了丹扎斯。

丹扎斯听说后,立即进屋去,从诗人被子里取走了手枪。普希金把手枪交出来时,向丹扎斯承认说,他自己确实想到了自杀,因为伤痛太剧烈了,实在叫他难以忍受。

1 月28 日早晨,诗人的伤痛减轻了些。不过,他还是叫人把妻子,孩子们以及妻姐等亲人们叫来,一一作了告别。其场面催人泪下。

中午时分,普希金觉得稍轻些了。他的情绪明显好转,偶尔还同人们说几句笑话。

然而,到了晚上,普希金的伤情大大恶化了。那一整夜,他几乎没有入睡,呻吟不止。

第二天,几个医生部宣布诗人的伤情完全没希望了。阿连德赶来检查后,更悲观地预告说,普希金最多只能活两个小时。

前来探望的群众越来越多,人们开始往大门里挤。为了维持秩序,丹扎斯不得不通知宪兵团,请求派人来将人群挡在门厅前的空地上。不过,为满足群众对诗人健康的关心,茹科夫斯基每隔一定时间,就走出去向住宅外面的人群公布一次诗人健康情况的简报。

守候在诗人身边的俄国作家兼医生达里,试图安慰诗人。他对普希金说:

“阁下,别担心,你一定能恢复健康的。”普希金摇摇头,吃力地喃喃说:“不,这里容不了我……是啊,显然是……应该这样的……”到最后时刻,诗人想吃一点草莓。一直守候在床前的丹扎斯马上叫人去取来。普希金明白这是他最后的一点东西了,他要妻子普希金娜亲自喂他。

普希金吃得很高兴,每喝完一汤匙,他就望着妻子说:“嘿,真好吃!”普希金娜为丈夫这种突然出现的好胃口感到异常高兴。她怀着兴奋的心情对旁边的人说:“你们可以看到,他会好起来的!”可是,当普希金娜一离开,诗人就进入了临死前的弥留状态。脸色一直很平静的普希金,用他那开始失去光芒的眼睛扫视了一下书房周围,低声然而却十分清晰他说:

“别了,别了……”一会儿,他就悄无声息地闭上了眼睛。

这是1837 年1 月29 日,下午2 时45 分。被称为“俄罗斯文学之父”的著名诗人普希金,离开了这个世界。

 

以上为普希金为妻子娜塔丽娅决斗而死的故事部分。可以阅读后来思考下事情发生的原因,以供我们更深入的了解女人是如何影响到自己丈夫的。我们阅读的目的,不是追究谁的过错,而是吸收经验。所以我们只需要做的是深入了解整个事物发生的过程与原因,这可以让我们更深一步的透彻命运的根本,从而真正的知道如何在不同命运的象发生之前提前避免,知道如何趋吉避凶。

——此外,关于“怎样的美女才是不克夫的”这个话题,也欢迎与理性而不带偏激的各位来共同探讨。

 

  • 版权声明:本文为杨易德原创作品,于7年前 ,首次在杨易德全集官网发表,共 4451个字。未经授权严禁复制转载,但欢迎分享文章链接。
  • 转载请注明:美女天生就是“克夫”的 - 杨易德全集官网 +复制链接
  • 作者介绍:杨易德道长,1989年生于湖北黄冈,为攀越易道高峰,日攻夜读;于大量实战下参悟易道。又在寻访民间高人十几年间,吸纳了百家所长,致精通多门术数,并有大量的独家心得公开著文分享,达千余篇。入道后,主修道法符箓,获得了完整的独门道法传承,并已成功为大量善信治病禳灾。现遵从师训,以济度阴阳为宗旨;行道法,攻五术,以术悟道,籍术弘道。
  • 关注方式:添加杨易德私人QQ/微信号:812463543 (注:非公众号,仅限于关注动态,请勿聊天打扰);可随时关注朋友圈更多最新动态,感受每日参玄悟道。也欢迎加入杨易德官方读者QQ 1群:289411915(已满);2群:763640826 (已满)3群:1003084554(已满) 互磋。4群:1148254839
  • 提醒:百度:杨易德全集官网,你可随时找到这里。

相关推荐

网友留言

  1. 可人回复
    2014/06/18 15:14:07

    看完了这篇文章不禁让我想起《飘》这部世界名著,里面的斯嘉丽,她的一生喜欢的人没有在一起而为了生存战争和不同的男人结婚两次,而他的两个男人都婚后不久就死去,直到和一直对他好的瑞德结婚。瑞德为他收拾了一次又一次的残局,最终斯嘉丽又提起了她认为自己爱的人,深深的刺伤了瑞德,瑞德走了斯嘉丽明白他原来真正爱的是瑞德,他祈求瑞德回来,虽然瑞德走了,但我坚信结局肯定是瑞德回来了,他那么爱斯嘉丽,一定会回来的。。。

    • 杨易德回复
      2014/06/18 15:21:25

      @可人 美女天生就是“克夫”的,瑞德是真正的伤心者。有的夫一去不回头,有的夫还能吃回头草。这都取决于“克”的程度:克得相当,夫若回头就是感情的升华,如同命中的制化;如同男女之间有吵有闹有和谐,最后才有更难以割舍的爱恨纠葛;瑞德就会回来的。克得过甚,则如同普希金的命运,也有黄鹤一去不复返的壮举。但这一切,还取决于另外一个因素:“夫是否真爱这个女人”;爱得越深,伤得越重。爱上美女本身就必须承受更多的伤痛,这是上天追求的另外一种所谓分配平衡。“得、失”,总是相对的。克,生,也是对应的。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克”,如同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2. 诶 红颜薄命

  3. 王保华回复
    2014/06/18 22:13:12

    一般来说,美女是克夫的。不从命理的角度来说,从常理来讲,美女更容易从小获取大众特别是男生的注意和女生的嫉妒,在众星捧月的环境中长大,更容易从男生身上获取到她们所需要的虚荣和物质,所以造成性格上过于好大喜功,也更容易把自身的美貌当做优质资源来利用,去得到更好更优质的所谓高富帅。而从命理角度来说,美女很多都是食伤泄秀或者命带桃花,自然有更多的克夫信息。怎样的环境造就怎样的人,高富帅和白富美的性格一般也比较高傲,丑点矮点穷点的人反倒容易平易近人,也是这个道理。

    • 杨易德回复
      2014/06/18 23:23:23

      @王保华 分析得入木三分。常理和命理两个角度的分析都有一些道理。当然这也是指大多数情况下。而对于单独的个体,重要的还是看美女的修为吧;美女因为美,而天生就有比别人更优秀的地方,也自然也有比别人更缺陷的地方;正所谓有得必有失。

  4. Acina123回复
    2015/10/15 11:33:23

    为普希金的死去默哀,比较沉重,还是想表达一下看法,他的妻子在俄罗斯确实风评不太好,从我愚蠢的个人来说对那种放荡轻浮的女人充满厌恶,但依然认为普希金的死亡是他自己招来的必然,而他美貌的妻子只是被外界利用的一个工具,更是当时社会环境下悲哀的牺牲品(毕竟普希金的死也算是在沙皇暗中授权下卑鄙的枪杀)。普希金是当时黑暗的农奴制度下振臂高呼的启明星,是沙皇统治的眼中钉,他是一个不屑于妥协于所谓“常理”的天才,性格热烈而奔放,用一句蠢话来说他就是当年“逆天而行”的人,他一直在刀尖枪口跳舞并热衷于此,死亡在当时的社会如影随形并不算突然,换言之,或许他的妻子不是这样天真外放热爱交际他也并不会爱上她,,因为是关注过的作家心情有点复杂说了些题外话,sorry,,,m(_ _)m

  5. 镘淇回复
    2015/10/15 12:16:47

    美的东西会叫人赏心悦目,不过美丽的外表下,也需要一个智慧的大脑以及平和的心态

添加新评论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