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易德全集官网
☯ “莫以易较高低,只以德服天下” ! 『 “习易先学厚德,做人先行载物;帮他先要自强,嗔起先灭不息”!』
文章1263浏览20948461本站已运行61124

起名改名应归结于哲学与艺术

起名改名应归结于哲学与艺术

若要提到算命,就要提到改命;若要提到改命,人们就会首先联想到风水和起名改名;而前者对人的影响是可以重复验证的,古人也有案例比比皆是,毫无疑问,即使有争议却总有息止而达成共识的一天,而其对命运影响确实巨大这点又无可争议。而后者,一个人的名字是常常是要被他人画写和被人叫唤的,看起来也像一个符咒能量随时与命主绑架在一起,所以,此“随命携带”之名,不排除同样会影响到人之各种吉凶祸福。毫无疑问,姓名故也是一个具备影响人之命运的潜力之一。

但是,姓名对人的影响究竟是何种发力方式呢?又是如何来判定其吉凶和影响力度的大小呢?如何来判定其具体名字五行定义的正确性呢?又如何来判定不同大师们所定义的名字五行方法是否只是凭空臆测呢?历来没有任何权威经典对姓名能够大加剖析与说明,原因又在哪儿呢?以上种种似乎从来不见有人也没人愿意给出真正的答案。

依杨易德之见:只从常规逻辑上看待姓名学,便不可能像八字、面相、风水一样,因其具备特殊性,更多的是依理而产生,而非实践得来的一些经验教训。姓名学,因此更多的也只是学问的成分,而不适合归结于学术。因为姓名的五行无论如何定义,归根结底都难以寻找其是否正确的验证方法。因为没有具体的参照物,所以就更别谈不同人对于不同的名字五行具体定义方法的是与非、对与错了。

既然如此,名字于人的影响就很难判定了,因为难以实践其力量是否的确存在;即使存在,又如何判定其对人的作用力的正与负、大与小呢?若大,又究竟大到何种程度;若小,又究竟小到何种程度呢?这些都是没有具体的标准;因此任何人都很难通过任何方法将一个人的名字按照冥冥之间存在的那个力量排出名副其实的真正优、良、般、差。

而既然起名改名没有一个相对权威的具有代表性的以及整个算命界所公认之无可争议的标准,那一个人的姓名又如何来真正判定出其是否会使得此人的人生趋向好还是趋向坏呢?一个人的姓名究竟在一个人的人生中又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其又影响了多少关键转折点?难道只能靠算命师的推理和臆测吗?难道只能靠当今遍野的取名网站来打分了吗?

近年来,流行着这样一个理论,那就是:“送子千金,不如赐子一名”;其实这个说法本身是没什么不对的,姓名存在五行能量虽然难以辨别,但是不代表它的力量就一定不存在;不同的名字给人的印象还是可以被人直观感受到的,这也是唯一能赤裸裸证明名字存在能量的地方,这就好比叫“二狗子”与叫“三德子”给人听起来是有区别的一样。所以姓名的能量不是没有,只是我们并没有一个标杆去衡量它,无论任何一个先生的水准如何,一个人姓名的力量难免都会被过度夸大或乃至于过度缩小。

另外,历来命理学术一旦出现分歧,总是有办法找到解决方案的,或依照古籍名著经典作理,再依参现实命例案例来举例论证,只要肯下功夫,便终究可以判定出真伪与正确的使用方法。而姓名学却从来没有任何古籍名著与经典留世;其力量更是具备小于命运的特殊性,故更难以在实践中去论证;若不依古经典与今之实例论证,则一旦不同取名者方法出现了意见的分歧甚至起名结果截然相反,那岂不是天天得一群人纸上谈兵地打口水仗了?

我想,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没有任何一个人能代表任何一个权威敢真正跳出来说:“我取得了这个名字,此人将来一定会如何”。否则,那全都起名毛泽东岂不全都会当上主席了?想必他们就是深知此理的。

起名之核要,实在于每个人的运用,因此没有任何人敢说他的方法一定百分之百是对的(顶多说某种可能是错的)。由此可知,取名改名:更多只能归结于一种传统文化的流行,更多只能归结于一种文化艺术的延伸;更多只能归结于一种哲学哲理的抒发;更多的只能归结于一种期望与愿望的表达;更多的只能归结于一种人类对于命运改变的无限内心向往。。。。

而古时,凡起名改名者,大多要找有文化的先生大抵原因就是如此。哪怕这个先生并不会算命,即使不依五行,照样也可以把起名改名的众多“归结”融于一体,而既有文化灵气又懂得算命的先生,则更多地是可以将命理与常理再融合通达,将所取姓名与其生活、再与命主的实际背景再相结合起来,从而将起名改名的学问发挥到淋漓尽致。

中国的哲学历来是博大精深的,若把起名改名归结为哲学与艺术现象,杨易德认为这一定是一个不错的归宿,也是姓名学问壮大的唯一正轨路径。至少会让目前争执不休的各种起名不良现象戛然而止,至少会让目前深浅难论的姓名学问变得同样博大精深起来。而相比,若将其归结为仅附属算命的一个异分类来说,则只会让姓名学变得不伦不类,成为带有无数伪术的“学术”,成为带有无数问号的“学问”!而这些不伦不类的改名取名方法与算命一关联,则更让算命术同样沦为尴尬的地步;反之,将其归结于哲学与艺术,改名取名则一定“名正言顺”。

再者,任何一个人的名字及其五行力量的大小、五行具体属性既然存在难以辨别性,若从哲学层面上说,艺术层面上说,抒发寓意层面上说,既可以靠起名的象形,谐音等;又可以靠偏旁取五行的寓意等;甚至不依任何五行、五音,不依附富含万千哲学意义的各种取名手法,甚至不依照笔画卦象,而只按取名改名先生那一片刻的灵感,那一瞬间颠覆性的艺术与创造,不同样也可以达到“一名惊人”的效果吗?

历来中国古人就重视名之寓意,其实从上到下,由老到少,从古到今,不仅包含各朝代的命名,比如“紫禁城”,即是依紫微帝王星命名而来。比如“国师”,这是给某种特殊的官职命名;还包括了物体的具体取名;在命理学上,还有神煞、星宿的取名;这中间都融入了不少的中国古老哲学艺术的精粹;而姓名的五行,毕竟无法像一个人名字的谐音、字意、寓意一样让人直观地感受到;而其存在巨大的旺衰难测性与五行的不却确性;故在实际运用中依杨易德之见只能为辅。而只有将姓名学与哲学艺术的相融合,并再将常理与命理的通达融合,才能取出真正让人“惊为天名”之名;才能取出究竟洒脱让人真正难忘之名;而起名者,取得无是无非,则求名者,方能求得皆大欢喜。

最后,杨易德想说的是:我国的古人的取名手法是庞杂不一的,无论用哪一种,只要融合进了艺术与哲学的取名改名手法,虽然看起来都没有当今全世界比较流行的日本人熊崎健翁所发明的那类“五格剖象法”般花枝招展,虚招百出,但是却是实打实地如李小龙的截拳道一般,“招招出彩”,“招招有力”;而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一个融合了中国古老哲学与艺术的姓名,也一定不会差到哪里去;而其相比诸如“五格”之类强行将其依附于数理而取的名字,有哲学艺术感染力的姓名,将更具备活力、实用性与信服力。难道不是吗?

 

  • 版权声明:本文为杨易德原创作品,于6年前 ,首次在杨易德全集官网发表,共 2624个字。未经授权严禁复制转载,但欢迎分享文章链接。
  • 转载请注明:起名改名应归结于哲学与艺术 - 杨易德全集官网 +复制链接
  • 作者介绍:杨易德,1989年生于湖北黄冈,为攀越易道高峰,日攻夜读;于大量实战下参悟易道。又在寻访民间高人十几年间,吸纳了百家所长,致精通多门术数,并有大量的独家心得公开著文分享,达千余篇。入道后,主修道法符箓,获得了完整的独门道法传承,并已成功为大量善信治病禳灾。现遵从师训,以济度阴阳为宗旨;行道法,攻五术,以术悟道,籍术弘道。
  • 关注方式:添加杨易德私人QQ/微信号:812463543 (注:非公众号,仅限于关注动态,请勿聊天打扰);可随时关注朋友圈更多最新动态,感受每日参玄悟道。也欢迎加入杨易德官方读者QQ 1群:289411915(已满);2群:763640826 (已满)3群:1003084554 互磋。
  • 提醒:百度:杨易德全集官网,你可随时找到这里。

相关推荐

网友留言

  1. 旅行者回复
    2014/03/12 18:37:53

    以前姓名是四个字,现在去了一字,三个字了,这里面怎么说

    • 杨易德回复
      2014/03/12 18:57:28

      @旅行者 几个字和过去与 现代无关,主要看姓是单姓还是复姓;另外看各人爱好;即使是古代:赵高,刘邦,项羽,这些都是两个字了。毕竟复姓的占少数,单姓加一则取两个字,加二则取三个字;复姓加二比如欧阳东方,这就是四个字。几个字其实不需要任何讲究的!

  2. 宁静致远回复
    2014/11/26 16:17:57

    赞同老师高见!老师可为从 道 的层面点出了起名的法门。

  3. 源点1966回复
    2016/02/01 17:11:39

    取名纳入哲学范畴。
    初闻新奇,细思量,又无不至理。
    取名之学问,于个人,关于命运,于国家,关乎兴衰。岂命理,学问概括之。
    也只有用哲学的维度,或能尽其高,容其详。
    个人认为,它始于生活,又高于艺术。
    因为艺术偏重纯粹的感官。审美是目的,思想性是衍生品。甚至是可以不需要思想性。
    说白了艺术在于动人。打动人的就是好作品。动人无非情真。别说思想性,有些时候甚至与是非对错无关。
    名则不然。
    一个人好的名字,必须做到内外兼顾。既所谓秀内慧外。
    同时还受诸限制制。不像艺术,只管将情感放出。
    而小小名字。二三字间,既要将一个芸芸众生于万千中塑造出独有的气质,还要唯美,还要扬其长,补所短。内外,神形兼备。
    其繁芜,包罗万象。其胸襟,学识,以及情怀。又低于哪一艺术类别。
    这一点上,圣人是真切体会的。所以孔子才说:治国唯名与民,然后才是战争。
    他把正名放在了战争之前。所谓名不正言不顺,言不顺,行什么了呢。
    所以,杨老师认为取名当为哲学范畴。
    这个观点的提出,既精深!!作为学科,对于人们认识,学术研究,实在有必要性。
    命理之说,尤为高妙。深入简出,道化为无形。让尔等能将天书读上车行。也算是一窥祖宗留下的大智慧,谢谢!
    好文章不少。既然开眼,又新奇。可惜不能不能酣畅。待时间允许,再来读习。盛宴阿!

添加新评论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