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易德全集官网
☯ “莫以易较高低,只以德服天下” ! 『 “习易先学厚德,做人先行载物;帮他先要自强,嗔起先灭不息”!』
文章1295浏览40798461本站已运行1104

☯ 难解的 【微虫蛊】

在这世界中,有阴就有阳,有正道就有旁门。对于正道来说,最可恨的就是一些人将术数用于伤害他人,而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这种统称为邪术,为玄门正道中人所不耻。

但是自古以来,这种用旁门左道伤害他人的现象屡禁不绝,其根本是因为人性的贪婪与人心欲望,让芸芸众生,本以渺小的生命,在这世间生存变得更加困难。

不过,玄门不乏一些高人,正在默默地研究,并且为解除这种术法,作着贡献,继承先圣的遗志,守护着华夏这片神州大地。

阿力就是其中一员,他的梦想是用道法拯救苍生。

虽然在他学习道法的时候,师父一再嘱咐他:

“一旦碰到难以解除的术法,千万不要硬来,量力而行。虽然你很想解救无辜的人,但是记住,你的命只有一条”。

幸运的是,阿力的道法和符箓,经过多年的实践,已经变得炉火纯青。这让阿力在阴阳缠斗中,渐渐有了更大的底气。

在阿力的眼里,一些小痛小病,远程解决,这只是属于普通型的道法,因为只要得到了真正的传承,又肯精进努力学习和修行,这是件很容易的事情。

而最难的,就是要解除中了他人术法的人,因为一旦涉及到解除这些,往往可能意味着不仅仅要有强大的基础,高超的法力,卓越的智慧,甚至还要和邪师斗法,其结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正所谓“善于水者,溺水而亡。”

阿力谨记师父的教诲,但是天下事总是有些很多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时候。

虽然这些年,阿力对于一些普通的阴阳攻击,已经轻易可以解除了,但是阿力的心中,还是有惧怕的东西,那就是:虫蛊。

所谓虫蛊,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这是只有传说中才有的东西,大部分人一生难以遇到,更别说解除了。

正常来说,除非下蛊的主人,几乎没有人可以解除他人发出的虫蛊。这是因为虫蛊用了极其复杂的手法,相比传统的灵魂攻击之类的控魂术,这个则是生物加上灵魂攻击的结合,所以要难解得多。

但是世间有法必有解。阿力相信,信念的力量,一定可以让人突破所有的困境。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要想解除这种术数,对于虫蛊的研究不仅得精深,还得有顶级的道法作为基础。这不仅仅要了解世间普遍道法的底层原理,更要进一步了解并且分析一些罕见术法的底层逻辑。

世间万事,平凡中,往往透着不平凡。一切的不平常,亦逃不出平常的道理。

这世间一切不离阴阳。所以阿力把术法的攻击,习惯从阴阳两个层面理解。按照难易区分,要想解除蛊术,由易到难,阿力认为起码有以下几个等级:

第一种是最简易的等级:一些无形力量自发的攻击。这种攻击纯属于灵魂的攻击,也是最容易解决的。一般玄门符箓一下,必然立解。以无形解无形,以同类回击同类,以阴解阴,不隔维度,没有界限,这也是最容易的。但中这些的一般不称为蛊,而称为招惹阴阳,因其症状往往不致命,所以一般不为人们所发觉,即使自己招惹阴阳了,大部分人还是不知道的。

第二种则是相对较难:属无形被有形所操控的攻击。这种攻击,始于活着的人控制了无形的力量,进而对于他人发动的攻击。这些无形力量或许是被收编的山精野怪,胡黄柳白,或许是一些枉死孤魂,败死军将......无论是哪一种,解决办法是:“擒贼先擒王”,《道德经》云:“天下难事必作于易,天下大事必作于细”,所以把控制者击败,就可以解除了。让控制者得到反噬,这不仅仅解救了无形,在阳面更是彰显天道,惩恶扬善,拯救生民于水火。

所以只要懂,只要敢为,并不是说一定不能解除。

只是这种方法,有一定风险,如果解除的人法力斗不过操控者,那么容易葬身阴阳。所以对于市面上大部分的人,是不敢触碰这禁忌的。

第三种则为更难的等级:属有形被有形操控。这种就是虫蛊了。为何解除它更难?这是因为“不知彼”造成的。

普通的虫蛊解除难度,已经达到了一定程度,大部分要寻找下蛊者去解除,这也是最快的方法。因为下蛊者最‘知彼’,所以这个难度不在术法,而是信息差上。

虫蛊中,则又属情蛊最难解。这种情蛊的培育,大多但又不全是在苗疆养成的。相传这是古苗族少女为了维护自身的爱情权利,不被负心汉欺负所创造的一种自我防卫手法。中蛊者一生只能爱施法者一人,若违背负心,必暴毙而亡。

所谓“九蛭出一蛊,一蛊需十年,十年定终身”,这是善情蛊者所言述的。但是,这也并不能排除被用在心术不正者的手上,从而造就难以挽回的后果。

所以当初为了解蛊,适时掌握拯救苍生黎明百姓的术法,阿力费尽千辛万苦,专门为此请教了苗疆女。

苗疆女说:

“这是我族不传之秘,所以只能透露一点,点到为止,请自行寻找解除之法:——

起先,是用大量的猪血喂养,因为一桶又一桶的水蛭,食量非常大。这样可以节省成本,毕竟情蛊的养成需要十年,不到万不得已,不是碰到负心汉,是谁也不舍得拿出来使用的。所以普通人不必过于担心。

接着,筛选出一些比较优秀的,转用鱼缸喂养,培养和主人的感情。

最后再筛选出唯一的一条,用主人自己的血来喂养。这一条需要和主人建立终身的感情,所以每天主人都要割开自己的手,用伤口上的血液来培养蛊虫与主人的感情,之后再用专用的“伤口贴”敷上;每日如此循环。

当然,这种牺牲是巨大的,且不说非常耗气血。一些新手如果操作不慎后果不堪设想,比如有些人用普通的“创口贴”贴上伤口后,情蛊容易忘记了主人的气味,主人就很容易遭受反噬。所以我族人民都用专用的伤口贴,而不是创可贴”。

看来,要解除这个,从原理上讲,必须得找到它的弱点。

阿力分析后认为:“认气味来寻找主人”,就是其根本的最大弱点。理论上讲,如果有办法让主人的气味换在了另外一个人身上,那么就可以让虫蛊更换主人,从而达到解除的目的。或者让主人丧失原本的气味,从而直接反噬自己。这招在术法的破除上,是以阳击阳。

只是要办到这一点,非常之难;况且虫蛊的种类不止一种。但是万变不离其宗。首先要找到其生物属性,如果虫蛊是水蛭,也许可以用一些盐水来预防;如果不幸已经中招了,那么只能内服药水了。

只是如何使用药水?该用什么药水?这往往需要大量的经验,而且面对不同的蛊虫,如何克制,这已经不再是术法的范畴,而是要去请教生物专家了。

但是这种蛊还不是最难解除的。更难解的,也就是第四种:以有形来控制‘有形+无形’的合体。这属于阴阳术法加生物的结合之术,也是难解至极。

若要解除它,必须对远程可以活动的蛊魂进行反击,并且对近身蛊虫进行灭除。这对解除者来说,除了必须了解面对虫类灵魂的荡秽法术之外,更需要对生物原理弄透彻,还要对两者结合之力进行拆除。

但是由于这个太难,阿力也不敢轻易出手,因为相对于用这种防卫的方法解除,不如直接通过蛊魂的痕迹来寻找到施法者,从而对施法者进行反噬来得更有效率。这当然也是所有解除这类术法者,即使万般不愿,却也不得不最终走向的局面。

正所谓大道至简,爆锤坏人,它也是符合天道的。

只是,如果锤错了.....那就......毁了自己一生修为。

所以,还是那句话:“水里淹死的往往都是会水人”。

会蛊的,就是那种会水人。

会解蛊的,也是那种会水人。

无论为了什么,或是站在正义还是邪恶,只要会水,下水,都可能有一天淹死在水中。

只不过,死有重于泰山,轻于鸿毛;两权相害取其轻而已。

所以世上明争暗斗中,有正邪立场的不同,却没有绝对安全的存在。阴阳此消彼长,正所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你方唱罢他登场。在漫长历史的长河里,在充满未解之生命的奥秘里,谁也不是无敌的,甚至来说,谁都是有天敌的,在天敌面前,谁都是渺小的;在弱点被天敌找到并且暴露后,再强大者,也是无力反抗的。

所以世上本就没有无敌的存在,万物相生相克。解蛊者短期内虽无法解除所有的蛊,但不代表大自然中没有克制其力量的存在。而下蛊者,也无法操控所有的蛊。

阿力说,最近,他正在为一种没有见过的罕见蛊烦恼,暂且把它定名为:微虫蛊。

之所以烦恼,是因为虽然阿力用尽了所有方法,但是感觉这种蛊太难解了,以至于在救治大量中蛊者的过程中,自己都差点中招。

他说,这种蛊已经开始普遍出现了,不知道是谁下的,它在冬季活动非常频繁。所以一定要写在杨易德全集里面,让大家对其有所警惕。并且集思广益,找到解法,想好对策。

那么,这个微虫蛊又为何那么难解呢?

它的可怕之处是:它是一种连施术者也无法操控的蛊。也就是说,此蛊一旦施出,连施法者也没有解药。如果发展状况不妙,甚至还可能反噬施法者本身。

所以这种蛊会对所有人无差别攻击,一旦被施法者发出,并且成形,是很难控制的,因为施法者也没有办法,所以短期内很难找到会解它的人。

那究竟是谁?如此疯狂,竟然研究出了这种小型的蛊术,竟然还用在了普通人身上,其目的又是为了什么?

面对这种玄门千百年未遇的奇怪现象,即使冠绝玄门法功的阿力,也百思不得其解。

阿力说,这蛊难就难在它的特别上,但是如果最终能找到解除它的方法,那一定也是要在其所有特性上先下功夫的,注意留心:

在体型上:这种蛊,极其微小,肉眼不可见。

在心性上:这种蛊,不分善恶,只一心攻击。

在嗜好上:它会攻击人体全身,尤其是心肺系统。

更奇怪的是,这种蛊,它没有灵魂,只有肉体,但是它的肉体却非常小,会依附在其他比它更大的几乎所有肉体身上。并且它能做到比攻击灵魂更为恐怖的事情。

它还能在中蛊者的体内无限繁殖,并且寄生于其体内;并且还能无限变化,变化出很多擅长不同攻击手段的种类出来。

关键是它极寒,中蛊者只要凉风吹一吹,即使解了,短期内也容易诱发沉睡的蛊虫之卵,从而复发。

只要条件允许,它能从一个宿主迅速换到另外一个宿主身上,所以很容易造成大范围中蛊事件。这相比过去只见针对个体的下蛊史上,可谓史无前例。

它还能办到很多事情.........

它太可怕了!阿力想到这里不禁汗颜。他从没有碰到过这么棘手的案例。

所以好几个晚上,阿力担惊害怕到失眠了。

当然他不是为自己担惊受怕,他更担心芸芸众生,尤其老弱病残,这种蛊伤害力太大,尤其针对体弱者,甚至连让他们连苟延残喘的机会都不肯给。

究竟该怎么办?

那天想到这里,阿力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阿力浑身疼痛。顿感不妙,知道自己是中蛊了。

没想到它还是来了。

没想到竟然来得这么快,让人猝不及防。

作为玄门中人,阿力做的第一个测试是:止痛符。

幸亏疼痛有减轻的效果,可惜只能持续一个小时,像麻药,并不能解除蛊毒,说明这治标不治本,一定要寻找到其他解蛊方法。

所以阿力赶紧做了第二个测试:护元神........通过让身体精气神增强的效果,来抵御蛊虫的侵害。

结果是过了几天,阿力快恢复了,这过程没有发烧,没有咳嗽,疼痛减轻,应该是护元神之功。可惜蛊毒还在身体里,并且几天之内对身体造成了一定伤害,并没有完全解除。

看来,再厉害的玄门的术法面对这个微虫蛊上,也只能是最多帮助抵抗,并不能完全解除和抵消蛊毒。

直到一个晚上,心力憔悴的阿力又睡着了,做了一个梦:

“你是谁?”

“我是张仲景。给你一本书,你找人研究下,书名《伤寒论》,也许对你解除虫蛊有帮助。”

“那你旁边那个又是谁”。

“我是吴又可,不要害怕虫蛊,我遇到过,我成功解除过,只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我也给你一本书,书名你自己看。也许配合上你原本的玄门方法效果更佳”。

......

恍恍惚惚,杳杳冥冥......

从这一天起,也许是因为高兴,又也许是因为强大的体魄和意志力,总之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阿力一觉醒来,终于感觉自身的蛊毒消除了。

也是从这一天起,阿力明白了:任何一种虫蛊并非不可战胜,天下没有解不了的虫蛊,我们伟大的祖先,早就告诉了我们各种各样的解法。

真不愧生在华夏神州大地!

从这一天起,他,找到了解除虫蛊的新的方向。。。。。。。

  • 版权声明:本文为杨易德原创作品,于2年前 ,首次在杨易德全集官网发表,共 4583个字。未经授权严禁复制转载,但欢迎分享文章链接。
  • 转载请注明:☯ 难解的 【微虫蛊】 - 杨易德全集官网 +复制链接
  • 作者介绍:杨易德道长,1989年生于湖北黄冈,为攀越易道高峰,日攻夜读;于大量实战下参悟易道。又在寻访民间高人十几年间,吸纳了百家所长,致精通多门术数,并有大量的独家心得公开著文分享,达千余篇。入道后,主修道法符箓,获得了完整的独门道法传承,并已成功为大量善信治病禳灾。现遵从师训,以济度阴阳为宗旨;行道法,攻五术,以术悟道,籍术弘道。
  • 关注方式:添加杨易德私人QQ/微信号:812463543 (注:非公众号,仅限于关注动态,请勿聊天打扰);可随时关注朋友圈更多最新动态,感受每日参玄悟道。也欢迎加入杨易德官方读者QQ第五群:543715865
  • 提醒:百度:杨易德全集官网,你可随时找到这里。

相关推荐

添加新评论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