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易德全集官网
☯ “莫以易较高低,只以德服天下” ! 『 “习易先学厚德,做人先行载物;帮他先要自强,嗔起先灭不息”!』
文章1263浏览20949502本站已运行61124

金水伤官是否真的喜见官?从“株连十族”的方孝孺八字中找答案

 

传闻方孝孺从小就是一个天生聪颖,好学不倦,六岁能诗,十三岁善文的奇才,他有着黑黑的双目瞳孔,相书云这是聪明之象。他的文风更是类似唐代韩愈,故乡人呼之为“小韩子”,十八岁前后即著有《释统》、《深虑论》等文章,已初见儒家学术思想和仁义治国的政治主张,后求学明初的浙东四贤之一,时称“天下文章第一”与“开国文臣之首”的名儒宋濂,为宋濂最得意之门生。但是在历史著名的“靖难之役”中,朱棣皇帝篡位时,逼其起草诏书,其不仅仅公然违抗朱棣命,断然不为其起草诏书,更是当朝羞辱朱棣,朱棣暴怒,欲杀其亲朋在其面前,然而方孝孺眼睁睁看着朱棣在他面前杀戮亲朋好友却依旧以死相抗而不屈不挠,最终变成了历史上唯一一个被施展“株连十族”残酷刑罚的大儒,因他而死的亲人和朋友共计有八百七十三人,并流配几千人。

金水伤官是否真的喜见官?从“株连十族”的方孝孺八字中找答案

据林邦德《明初大儒方孝孺的书法艺术》中记载,方孝孺生于一三五七年二月二十五日。现排出八字命盘为乾造:

八字:丁酉、癸卯、庚午

起运:5岁4月起运,即1362年7月后起运

大运:壬寅、辛丑、庚子、己亥、戊戌、丁酉

交运:1362、1372、1382、1392、1402、1412

岁数:05岁、15岁、 25岁、 35岁、 45岁、 55岁

虽然没有时辰,但是从年月日上,已然可以看到方孝孺主要的命格特征,他的格局能量显然是金水伤官被激发的,而至于其落难时,是官又被伤官激发。从而造就这场空前绝后的千古惨祸。

命书云:“伤官见官,为祸百端”!其中以年月高透相见为重,不过也要分是不是伤官用官格,对于此格《三命通会·论伤官》一章里写到:“伤官用官,在年月必要剥官运,在日时不宜被伤,一见被伤,祸不可言。”也就是说,年月的伤官可以相见并且可以成为“伤官用官”格,只不过必须要在岁运上将其伤尽,伤不尽则“为祸百端”更重。

从历史上的方孝孺性情与人生经历来看,这是典型的原局为伤官用官特性;到了最后45岁被“株连十族”时,也正是走到戊戌交换大运的凶险时期,伤官被戊土合住了,伤官就再也伤不尽官星了,官星就兴旺而克身,方孝孺亡。

那么,这个年月金水伤官,为何最后没有伤动帝王,反被帝王所伤呢?难道只有这一个原因吗?非也。

方孝孺的八字上,不仅仅因官重伤轻无法伤尽,关键是丁火之禄在午,午火专克庚金;丁火是官,其禄为官之气,在庚金之地支,对于庚金来说,是官星劫脚;此时天干丁火不能发挥威力时还好,一旦其威猛起来,上下夹攻,必致官克身太重,从而构成:“官化为鬼”,伤身之局。

一般这种命格的变化过程是这样的:当癸月伤官还能发力的时候,天干丁火官星就会被伤官星癸水所克制,那么代表他自己的庚金日干不仅仅能够被癸水伤官所保护,更是能泄日干之秀气精华,发散于外,构成“金水伤官”之绝顶聪明格局,此时的他为人中之龙凤,冠绝群雄。在他的八字中,原局的癸水虽然不知道时辰还有没有根,但是最起码得月干之气,还紧贴日干,气势不弱,丁火还有所制约,则伤官制官反为官(伤官是官的官);此时呈现的是贵气,是伤官发挥了作用,他才有机会成为了凌驾于百官之上的超级大官。

但是一旦癸水失势于岁运呢?当用神无力之时,命局放出众火围攻日干庚金,诸火之官化为鬼,官攻身为杀,区区癸水若是失势,当遇到熊熊大火,恰如同森林大火中倒上一桶水一般,不仅仅灭不了火,反而激发了火性,使得火变得气焰更加猖狂,此时的火针对庚金是七杀,“有杀先论杀”,诸火一心想灭庚,癸水伤官不仅仅再也制约不住火势,反而添弱水以助强火攻身,并触犯“旺神之怒”而杀伐。

这里丁火之官星,也就是后来的朱棣,庚金就是方孝孺自己,癸水则是方孝孺的才华,他的嘴巴,他不屈不挠的伤官思想,当他想用这些去对抗当时五行得势又气焰正猖的朱棣皇帝时,就如同刚才所形容的一样,是自取灭亡之道。

须知弱水安能敌强火?诀云:“水能克火,火炎水灼”。当炎火一旦强盛起来,那么代表他自己的庚金日干与午火如此之近,午火直接往上烧起庚金,那么他这个庚金自身又岂能生存?岂能不被熊熊大火所熔化呢?

这就是为何方孝孺从一开始的“可被饶恕”,到激怒朱棣,再进一步从而被株连十族的变化过程。原来这种五行生克之理,一切玄机都在命运之中。

尽管他的性情都是命带的,他的凶局也是命带的,然而孔子云:“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作为一代大儒,纵然饱览群书,却最大的错就在他不懂命理上,也没有重视孔子的这句话,如果真的懂了,并且知道了自己是这种格局的话,那么他绝对不会如此硬碰硬,也不会引来“株连十族”之祸。可见对命运的敬畏与重视,绝非小可之事,亦绝非身居高位、才华过人,就可将命运视为儿戏,视为可有可无。

此外,关于他的聪明,诀云:“聪明莫过于伤官,伶俐莫过于七杀”,方孝孺作为金水伤官格,也是伤官中最聪明的一种。所以他从小聪明过人,众人皆莫所能及。然而聪明往往反被聪明误。正是因为他聪明,伤官的才能发挥了作用,当伤官制约官的时候,伤官就反为官,可以为帝师,可以为朱允炆之师,可以被重用而胜过百官之高,这就是利用伤官的聪明制约帝王和诸官的“伤官用官格”的威力,所以其命运走得好的时候为“人中龙凤,官中之官”。

但是一旦开始走坏运的时候就糟糕了,这种结构是很危险的。伤官要是惹上了其它更厉害的官,威力更强大的官,而且还没制约住的话,等于命中的癸水不仅仅最终没有通过制约官而凸显“伤官用官”的作用,反而构成了“伤官见官,为祸百端”之凶局,惹火上身。

尽管伤官永远是克官的,但是五行也有得势失势之别,得势施克方论克,失势施克反被伤。这种硬抗硬的方式,而且还在失势的时候去坚持,必然见巨大的官非横祸。所以方孝孺可谓成也伤官,败也伤官。而当伤官遇到官星时,有可作成败之二论,成则论“伤官用官,官上之官”,败则论:“伤官见官,为祸百端”。

此外,命理古籍经常提到到:“金水伤官喜见官”这句口诀;在《渊海子平》与《三命通会》等书,又一再强调“伤官务要伤尽,伤之不尽,官来乘旺,其祸不可尽言。”问题来了,类似方孝孺这种八字命格,如果金水伤官见到官了,那就不是伤尽了,又有“何喜”呢?

古诀对于不同类型的伤官有此一说:“火土伤官宜伤尽,金水伤官喜见官;木火伤官官要旺,土金官去反成官;唯有水木伤官格,财官两见始为欢。”这便与“伤官务要伤尽”的诸命理典籍观点产生了矛盾,到底依照哪个为主呢?而至于“金水伤官喜见官”的断语,用在方孝孺的身上为何就不灵了呢?

其实,依杨易德之见,所有伤官格都必须遵循一个原理,那就是一定是要官比伤官弱,若反之,则必有大祸来临。祸来自于斗不过官方力量,不死也伤残就是这样来的。命理并不脱离于常理,这是最简单根本的世间常理,何须还再分是什么类型的伤官呢?

而至于“金水伤官喜见官”的断语,这种细节的差距,为何会存在?此不过是一种调候用神的角度来看待的,但是却也是要分很多具体情况,首中之重就是要满足“官星必然不能伤到日干的条件”,如此调候才有正面作用,否则就是“帮倒忙”。如方孝孺的这种八字,日干是庚金,日支是午火,午火克庚金,就是官星能伤身。这种金水伤官的八字结构,虽然见到火可以调候,但是“火不克日干”的条件却没有满足,那么就已经暗藏凶险埋伏在其中了。而且其原局丁火正官星还在年上透出,只要月干癸水一失势,那么丁火自然也就能伤身了。

同时伤官喜欢见印财,《滴天髓》:“大率伤官有财,皆可见官,伤官无财,皆不可见官。又要看身强身弱,合财官印绶比肩不同方可。不必分金木水火土也。”《子平真诠》:“有伤官用官者,他格不用,金水独宜,然要财印为辅,不可伤官并透”。方孝孺的年月日已然伤官见官,为伤官用官格,可惜财印不透,这是暗藏的另外一层凶险。再加上日月天克地冲,天干带着地支一起动,一起应凶。这种“伤了一个官,就动了一片干支”;与“惹了一个朱棣,就要被‘株连十族’”之象十分吻合。

  • 版权声明:本文为杨易德原创作品,于4年前 ,首次在杨易德全集官网发表,共 3136个字。未经授权严禁复制转载,但欢迎分享文章链接。
  • 转载请注明:金水伤官是否真的喜见官?从“株连十族”的方孝孺八字中找答案 - 杨易德全集官网 +复制链接
  • 作者介绍:杨易德,1989年生于湖北黄冈,为攀越易道高峰,日攻夜读;于大量实战下参悟易道。又在寻访民间高人十几年间,吸纳了百家所长,致精通多门术数,并有大量的独家心得公开著文分享,达千余篇。入道后,主修道法符箓,获得了完整的独门道法传承,并已成功为大量善信治病禳灾。现遵从师训,以济度阴阳为宗旨;行道法,攻五术,以术悟道,籍术弘道。
  • 关注方式:添加杨易德私人QQ/微信号:812463543 (注:非公众号,仅限于关注动态,请勿聊天打扰);可随时关注朋友圈更多最新动态,感受每日参玄悟道。也欢迎加入杨易德官方读者QQ 1群:289411915(已满);2群:763640826 (已满)3群:1003084554 互磋。
  • 提醒:百度:杨易德全集官网,你可随时找到这里。

网友留言

  1. Acina123回复
    2016/08/07 20:30:44

    他之所以能成为大儒流芳后世,正是因为知其果而行儒道。赞,叹。还有方孝孺居然是白羊的!大勇大义!

添加新评论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

隐藏边栏